本來這塊遊戲有興趣的就是集中在孟德上,這個就是有先天優勢,無解,不管甚麼作品裡面就是喜歡他,
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雖然這是演義裡面的話,但是也是這句話才讓我對他開始有興趣的,
和擅長戰爭的劉備不太相同,孟德還真的是不折不扣的政治家,工於心計、用人唯才,有權有勢,--真是理想對象--
但是就我知道的好像沒有太多人和我一樣一開始就是喜歡孟德的吧?但是跑完這條線之後喜歡的人不少,
自己跑了之後才深刻體會到劇本家的細膩,孟德的多疑、陰險、甚至根本是腹黑,
劇本家並沒有刻意隱瞞孟德這些事情,反而在這個地方多加著墨,
寫出了一個和根本是聖人劉大耳完全不同的君主類型,雖然不相信任何人、能夠輕易看破各種謊言,
孟德自己卻是很容易打破人心防,讓女主角相信的人,
有點黏又不到會讓女主角反感的地步,女主角完全跟著他的腳步起舞,也為這樣的的孟德傾心,
軍醫、旁人的雜音讓女主角迷惑,到底自己所見的孟德和大家知道的孟德到底是不是同一人,
為了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利用他人、為了替自己的親人復仇屠城,但眼前的孟德卻只是個對自己開朗笑著的大男孩?
花感到迷惘了。
之後的白鶴報恩這一段真是看得出劇本家的惡意,這個梗埋得真好,
『如果鶴會離開,一開始就不要定下絕對不看的約定就好了,
在破壞約定前,就會讓鶴無法離開』
接續著的火災事件、女主角的書因此燒毀,完完全全讓大家認為孟德的確根本就是罪魁禍首,
只是,他對女主角實在太多的寵溺和心軟了,所以這個橋段就變成了劇本家的壞心WW
雖然他也想把籠中之鳥折翼,讓他無法再飛回天上,他始終還是沒有動手。
卻坦明了自己一直都想著這樣的事情,或許是兩人回十年前的時候?或者是知道這本書的特殊之處的時候?
就算女主角表現出喜歡他的樣子,但是總有一天會消失在自己眼前吧,
他越了解女主角的來歷,心裡面交錯的不安就更大,
只是他是個就算發生任何事情都可以表現得泰然自若的人,所以隱藏的很好,女主角一點都沒發現,
我還是相信他會為了不讓仙女離開然後把羽衣給燒掉,
但是看到他明明沒有做這些事情,花卻已經對他起了疑心,無法相信他,
看了也是有點難過,他很擔心花只是為了他的身份、因為他的溫柔而喜歡,
任何人只要對花有同樣的態度,那花是不是也會因為同樣的原因喜歡上其他人呢?

可是孟德真的沒有刻意下這一步棋嗎?我想這真的有質疑的地方
「君にとってこの世界は、自分の世界の過去とも未来ともつながらない世界なんなだよね」
「ここに生きる人も、ここで起こる出来事も、君にとっては全部実体のない幻のようなものなのかな」
他心裡面永遠就是有著這樣的不安,現在所有的一切,對女主角來說不過只是書中的世界,
花隨時都可能離他遠去,看著他故意在眾人面前提出花是他們的軍師,擁有奇異的軍書,
根本就是想假借他人之手讓花永遠地留在他身邊

最後花決定對孟德下藥,離開他的時候,看清一切的孟德這次卻毫不說破,
那時候的他在想些甚麼呢?
是哀大莫於心死的悲傷還是想堅信花到最後一刻呢?
就算花不是拿著了安眠藥而是毒藥的水,我想他也會毫不猶豫地喝下,
花一個又接著的一個謊言是我們必定要選擇的選項,但每個選項都是如此容易戳破,
連我看了都受不了!!好希望可以直接跑到他面前,告訴他這全部都是謊言,
花已經要離開你了,請不要用這樣的神情,這樣的語氣對我說話,我不值得你這樣溫柔的對待。

但是最後在看到窗外有刺客,花終於了解一切都是陷害孟德的手段,還是不忍下手,
自己搶下了藥,擋下刺客的一擊,何苦呢。
在昏迷前不斷對著孟德道歉是他最後能做的事,孟德說過再多喜歡花,可是看過這麼多面不同的孟德之後,
花也無法確信孟德對自己是真心的了,這個心結一直卡在心中,也無法讓自己坦率地面對自己真正的心意,
終於在最後的關頭,承認了自己的感情。

「君に嘘はつかない。」
孟德是個擅長隱瞞自己真心,冷酷的人,但在花的面前他展現出來的都只有真實的一面,
他真的作到他一開始說的『我不會對你說謊』




    全站熱搜

    趴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