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和jolynn翻譯的~謝謝她提供!!


只要是經過好好調音的鋼琴,不管在哪裡我都可以彈。

不管在家還是在沙龍,還是宴會廳之類的。只要在鋼琴的面前,我有可以瞬間集中精神的自信。

 

要練習的話還是在學校……

雖然一流音樂大學付屬中學的隔音室是最好的,但是如果只是要彈的話,不管在哪裡都是一樣的。

 

雖然說在哪裡都會彈,但是並不是人家每次拜託我就會彈。

反正要彈的話,我想要開心地彈。

讓那些連PIANOPI字都不知道的傢伙開心做什麼,更別說是其它人了。

 

事情辦完了回到車上。

只讓司機等了大約十分鐘左右吧。

確認是我之後,司機急忙從外面跑進來。

「已經可以了嗎?」

 

司機對著大廳那邊,小心的問我。

我故意裝傻。

「怎麼嗎?」

「訪問,不是才剛開始嗎?」

「問題的話我已經回答了。」

「不是予定還要演奏幾首曲子的嗎?」

 

誰知道,我這樣回答司機,再次裝傻。

司機對我露出了『看到麻煩傢伙』的表情。

真是失禮的傢伙。

 

今天是星期日的說,不知道是電視還是雜誌的取材什麼的,把我叫到市民大廳這裡。去年的年尾在澳洲青少年大賽中獲得優勝的關係,訪問的工作突然增加許多。

 

這種的,我還以為最近這幾年似乎有比較安靜了說,從年初開始,已經有好幾次上過古典樂雜誌的特集。

採訪的時間表由學校來管理,主要是平常日的上課結束之後,到學校的會客室接受採訪。

這是為了不減少學生的練習時間所做的安排的樣子。

「今天人都是一些莫明奇妙的傢伙。」

「小少爺,措詞要謹慎啊。」

「很普通吧?特別把我叫到這邊來,第一個問題竟然是『有喜歡的人嗎?』。一直都是問這種問題,然後又突然對我說『那麼彈彈看吧』這種話,受不了他們所以我就出來了。」

司機露出驚訝的表情,眼睛用力的眨了幾下之後,馬上就收起驚訝回到平時的表情。

肯定是想要忍住大笑的衝動。

真是個有夠失禮的傢伙。

「那還真是辛苦您了。」

「那是當然的。」

 

竟然把我和偶像什麼的混在一起,真的是開玩笑。我可是鋼琴家啊。

採訪總是有校長或者是代理的教師在一起。

今天也有取消休假的校長在一起,其實對我說可以回去的就是校長自己。

雖然覺得採訪很麻煩,不過我很喜歡學校這邊這種乾脆的態度。

而且像這樣的採訪,從孩提時就接受過,也已經習慣了。

看到學校的那些人會有什麼反應也很有趣。

 

看到新聞之後,死不認輸的人、還有諷刺的人,還有挑起鬥爭心的人。

在那當中也有從小就見過的人,看到那些人針對我的時侯,會讓我想笑。

那些傢伙通通贏不過我。

 

「啊~累死了…」

雖然說已經習慣了,但是被不認識的人包圍著還是會緊張。

本來是站在沙發前想著是否要叫人拿杯紅茶過來,等回過神之後,發現站在鋼琴之前。

不禁苦笑起來,與其舒服的坐下到不如彈鋼琴,更可讓我的精神放鬆。

 

在磨亮的鋼琴表面,從窗外的景色就這樣倒映在上面。

放出冷色光的桌面上,雲朵緩緩地流過。

 

就這樣站著,輕輕地將手指在琴鍵上滑過,透明清澈的聲音,就這樣被天空給吸進去一般。重新坐在椅子上,開始彈起不久前才背好的曲子。

無視作者的意圖還有樂譜上的記號,只是將音符表現出來。

 

手指一點都無法熟悉才剛起的曲子,散亂的音符像是酒醉的人的腳步一般。

就算是這樣,也不停地被天空吸進去。

突然地雲遮住了太陽,照映在鋼琴上的天空消失了。

我將樂譜拿出,從頭開始,好好地照著樂譜重新彈了一次。

接下來可要加緊練習了。

離秋天的比賽還有數個月。

腦中現在只剩下鋼琴而已了。

    全站熱搜

    趴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