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啊,設樂

突然冒出的聲音,讓我剛打的郵件被取消了

使用手機太過專心以至於有人進入音樂教室我完全沒有注意到

“…我想今天應該社團沒有活動

是這樣啊,那就沒問題了

沒問題,大概是指我在這裡彈鋼琴無所謂的意思吧

我基本上是會挑吹奏樂不練習的日子來這裡彈鋼琴

所以應該和吹奏樂社的指導老師冰室老師鮮少相遇

冰室老師似乎也沒想到音樂教室會有人

一瞬間顯現出迷惑的表情,但是立刻又恢復成平時的神情

沒想到我來會用鋼琴嗎?”

只是來確認門窗有沒有鎖好,另外我已經決定在你畢業前不在這裡彈鋼琴了

不好意思搶了使用權

聽慣設樂的鋼琴的學生們,聽不進我的琴聲。我還是有自己的驕傲的

喔,原來還有這層的考慮

有聽過放學後的音樂教室的鋼琴原本是冰室老師休閒的傳聞

看來並不是興趣,他本人似乎相當認真

並沒有把演奏當成興趣,要是這麼說的話,我也只能聳聳肩了

如果認真的話,並不是只有這個程度

正要走出音樂教室的冰室老師,有點驚訝地回頭看我,不過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我為什麼要說這種話

老師直視著我,挑戰般地笑了看起來是這樣

請務必讓我聽一次看看

“…有機會的話

我知道了

冰室老師又準備出教室,當開門時,又回首

想逃就逃吧,比起讓自己後悔一輩子,倒不如爽快的輸掉還比較好一點

之後就沒有再說任何話,我立刻明白指的是鋼琴的事情

認識冰室老師也接近三年了,有關進路鋼琴的事情,像這種建言般的話卻是第一次聽到

說這句話的時機如果些許不對,我或許會立刻發怒

就算是算計好的一樣,剛好來了一句我最想聽到的話

原來如此,這就是身為比我人生經驗豐富的老師的作法啊,微妙地能讓我接受

    全站熱搜

    趴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